周行涛大夫的个人网站 zhouxingtao.haodf.com

本站已经通过实名认证,所有内容由周行涛大夫本人发表

当前位置: 上海市五官科医院 > 周行涛 > 文章列表 >对高度近视的焦虑与拥抱

媒体报道

对高度近视的焦虑与拥抱 (转载)

发表者:周行涛 人已读

http://news.hexun.com/2013-12-29/160994342.html

“他们深深陷在孩子高度近视这件事里了”

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学科周行涛
2013年12月29日06:34 来源:解放网-新闻晨报  作者:顾筝
周行涛,1983年学医,1987年成为医生,现为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眼科主任医师。

星期日周刊记者 顾筝

“我家孩子近视300度,我不让他看太多书,不看电视,不看电脑,不看手机。 ”

“周医生,我的孩子才6岁,近视已经900度,该怎么办啊? ”

……

周行涛在门诊中每天会遇到很多因为孩子近视(特别是高度/超高度近视)而深深焦虑的父母们,这些年来他看到近视特别是高度近视已经变成了一个个家庭中沉重的心理负担,即使在科学认知越来越普及的今天,对于高度近视的担忧仍然成了社会性的普遍焦虑。

“我会像正常人一样吗”

周行涛的工作中天天接触很多近视眼的人,因为他的专业就是近视眼的研究和手术治疗。他接触到的许多高度近视病人及其家庭成员,对于近视的恐慌感常常十分强烈。

比如前段时间,有一个男孩,读小学两年级,近视程度500多度。他是由爸爸妈妈特地带来上海看医生的。

孩子的妈妈对周行涛说,自从孩子检查出来近视后,他们就带着他到处求医。“我们都已经很注意了,为什么还是会这样,我们很担心,他的眼睛会不会瞎掉。”孩子的妈妈脸上明显有很痛苦的表情,她说,在家长聚会的时候,别的家长会谈论起孩子的近视,"哎哟,你们的孩子度数这么高,有毛病哦。"他们说的这些话,句句都刻在我的心坎上啊。”

周行涛注意到,在孩子妈妈说这些的时候,男孩静静地坐在前面的椅子上,低着头,一声不吭。

星期日:在工作中你看到太多的近视,你有怎么样的观察和感受?

周行涛:我觉得大家对近视是有潜在恐惧的,有一种社会性的焦虑。特别是对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以及1200度以上的超高度近视,更是避之不及。来我这里看病的有很多是青少年,我能体会到那些家长对孩子成年后的高度近视有深深的焦虑,他们中有的人陷在孩子高度近视这件事里面了,走不出来。

星期日:那些家长会有什么样的表现?

周行涛:他们会对孩子有很多限制,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做,有时候看书不能看,写字不能写,或者是说你只能够看看远处。他们也想尽办法去寻找一些器械、设备、药物等,以期待改善他们孩子近视的问题。有的家长会拿出6、7种不同的眼药水或各种各样的“训练器械”给我看,说周医生,你帮我看看这些有效果吗?

星期日:家长的这些表现对孩子有什么样的影响?

周行涛:我觉得近视好像变成了家庭的沉重负担似的,既压在家长身上,也压在孩子身上。家长对孩子行为或生活方式的限制,让孩子在成长过程中怀有对高度近视的恐惧。家长的言行会让孩子觉得眼睛不好,所以他可能是比别人差,会有一种自卑和对自我的封闭。

你想,当孩子很小就被检查出近视的时候,家长就很焦虑地说:你近视,你眼睛少用一点,不要看电视看书了。然后呢,大家出去玩,家长就说:你高度近视,到时候眼睛有影响的,你不要去游泳了,不要去画画了,不要去做什么了……长年累月这样的提醒,会让孩子觉得近视好像跟所有的事情都能挂上钩来,这对他的性格塑造,对世界的认识,以及对人生的规划,都会有影响。

我记得有一个病人,28岁的小伙子,高度近视。他来看病的时候是妈妈陪着来的。我问他:你近视多少年了?他自己没说话,妈妈抢着说,我们从小就是这样的。我又问:平时戴隐形眼镜吗?又是妈妈说的:没戴过,不能戴的,戴隐形眼镜会发炎的。我问了几个问题,都没听到小伙子的声音,听到的都是他妈妈的回答。我当时对她说:你先不要说,让你孩子说。可妈妈还是急着说:他不行的,他不行的,我来说,我了解。

我当时就推测,是不是这个家庭对高度近视的认知使得近视成了一个负担,进而对这个孩子性格造成了影响。我后来确认了近视对他选择职业方向是有影响的。在经过门诊后,他选择由我给他进行近视激光手术。在术前谈话时,他说:“周医生,我会像正常人一样吗?”他告诉我,在他读中学的时候,理想是去学画画,但父母觉得他的眼睛是高度近视,不适合做这样的事情,所以最终他没有办法选择,但内心深处,他仍然希望有朝一日能拿起心爱的画笔。

星期日:对于近视的深刻的焦虑,会影响到孩子的身心成长,甚至这种影响会持续地存在,也影响到成人的世界,看到这些,你的感受是什么?

周行涛:我感到痛心。按理说,人类近视只是眼睛屈光度出了一点不匹配的问题,外界物体投射进我们视网膜的过程中有那么一点不匹配,没有清晰地将物像聚集在视网膜上而已,是不必过虑的。如果这一屈光状态的不协调并没有合并眼底的毛。沂撬,不合并其他的眼部问题的话,近视眼包括高度近视眼,都可以认同为是正常的眼睛,近视眼者当然是正常人。如果一个单纯性的近视,就是最终的度数在600度以下,眼底没有合并什么毛。敲次颐怯Ω帽冉峡硭傻囟源5比,由于大多数近视是遗传和环境共同作用的结果,我们应该注意一些用眼卫生,比如多参加一些自然光线下的户外活动,每次的近距离用眼时间不要太长等等。但是犯不着就因为近视这样的情况,而使个人甚至家庭背上沉重的思想包袱。

近视者一个“拥抱”,给以科学评估与指导,他们会释然

星期日:你刚才所说的近视焦虑让我回想起自己的小时候,我也是很小的时候就检查出眼睛近视了,那个时候父母确实特别焦虑。而且每过一年检查眼睛度数就在往上升,这个时候焦虑就会非常自然地存在,因为不知道以后会变得怎么样。

周行涛:对青少年近视,我首先是在综合检测之后给予分类,再具体情况具体分析,给予个性化的指导。即使目前没有特别方法去较好地控制度数,比如一部分超高度近视,我们仍能设法帮助他改善视力。我们可以给他提供专业评估和测算,进行规范的指导,让他消除对于不断加深的近视度数的恐惧,得到安慰。我们用科学“拥抱”近视者,让他们把近视当作一种暂时的困难而不是不可解决的疾病。

我们的这个帮助是建立在专业的评估上面,第一个评估,你是单纯性的近视,还是有视力威胁的的近视即病理性近视。第二个评估,你是处于度数增加的间歇的敏感期内,还是一直在一种较快的发展轨道上。我们可以根据近视发生的年龄,变化的数值包括眼底的形态、眼球的长度以及近视孩子的家族史等等,综合起来做一个评估,这是我们可以做到的事情。

星期日:我们的焦虑和恐惧是在于我们对未来,甚至是即将发生的事情都不了解。

周行涛:是的。有的家长会问:周医生,我们孩子的眼睛会不会瞎。那我们就进行评估,然后告诉他:孩子的眼睛可能会到一个600到800度的近视,但是他的近视是单纯性的,只是度数而已,很幸运,跟眼睛比如底板的毛病没有关系。你只要告诉孩子,正常地用眼,好好地保护就可以,每半年随访一次就可以。我们注重视力和度数和眼底等的全面衡量,矫正视力的数据更值得关注,而不是裸眼视力。客观地交流之后,家长就会放松一点点,慢慢放宽心。

星期日:在你门诊的时候做出一些评估,或对家长的安慰,这些会让焦虑有所缓解吗?

周行涛:当然。有的家长带孩子第一次来的时候,说得难过处会哭,而当我对孩子评估之后做出判断和分析后,他们往往如释重负。下次来,就没有特别的焦虑了。他们会说,这半年或这一年过得不错,因为孩子近视的度数增加了一点点。而孩子的生活也可以跟别的小朋友一样,他可以看看课外书,也可以看看电视看看电脑,只要是正常地用眼就行。当然,有的时候他们也可以平衡他们的需求,比如最近孩子要考高中,要冲刺一下,那多花点时间看书,而他们也接受近视增加50度、100度的事实。学生阶段的用眼和近视发生发展的关系,不完全是一个线性关系,如果孩子是在近视易感期内,发生发展较快,可能在某些阶段期,度数增加不那么明显。单纯性的轻度的度数增加,对于家长而言确实有些不好接受,但也得理性接受。

只是关于近视敏感期的长短,我们现在的成果还比较少,对具体的一个孩子,有时候就很难去确定,究竟是这段时间最敏感,还是别的什么时候。有些我们能够看得出来,那就会提醒家长,最近这段半年一年时间,要当心一点,要注意用眼,把增加近视方面的环境因素尽量控制,把近视增加风险尽量减少。

问医生

与医生电话交流 开始

网上免费问医生开始

预约就诊

发表于:2014-01-01 17:54

周行涛大夫的信息

  • 感谢信: 0 感谢信 礼物: 0 礼物
  • 贡献值: 0

周行涛大夫电话咨询

周行涛大夫已经开通电话咨询服务
直接与大夫本人通话,方便!快捷!

网上咨询周行涛大夫

周行涛医生暂时不接受网络咨询

周行涛的咨询范围: 近视及散光手术、远视与老视(老花)手术(全飞秒激光SMILE,超高度近视眼内镜ICLV4C、优化表层切削LASEK、激光Extra圆锥角膜、老花手术相关等)PTK/GCD角膜营养不良等混浊的激光治疗与基因检测。复杂性近视手术与术后并发症如角膜扩张/圆锥/不规则散光/视觉质量异常等会诊。 近视、散光、远视、老视、屈光参差、小儿高度近视、斜弱视及视觉发育异常。视觉科学相关问题。 更多>>

标题
标题
标题
标题
标题
标题